神医衣戈:你的二舅牌药汤治不好我的精神内耗症

只是百度老师不知道,为什么衣戈他突然改行做起了医生,而且是干起了专业度很高的特殊专科专门治疗精神内耗症。

首先,是我两个孩子正在读大学,每一年的学费和杂七杂八的费用加起来差不多要十万;

我还告诉他说,我老婆又没工作,长期生病,她的医药费也搞得我心焦。虽然有医保,但还是有很大一部分费用不能报销;

可是整个家庭就我一人上班挣钱,家里可是入不敷出。实在没办法,就只好把房子抵押了跟银行贷款。

衣戈看着我说,你这算啥病!你先看看我二舅的故事,然后换个角度看问题,你肯定会好很多。我会给你熬制一副二舅牌药汤,喝下去后,保你病情弄断根。

说完后,他就把我带到工作间,打开电脑,让我看关于《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的视频。

他特别强调说,你可要用心看啊!要想治好你的病,你就必须要全身心投入才行!

我想了想说,我感觉:二舅的善良,也和我身边N多人的善良一样。二舅的优点,也正和我身边N多人的优点一样;二舅的缺点,也正和我身边N多人的缺点一样。没多大的不同。只是,唯一不同的是,二舅比这多数人多了个残疾。

衣戈说,二舅他一个残疾人都能够心安理得的过好每一天,你们健全人为啥不行?反而还患得患失的。这很不正常嘛!

见我不再说话,衣戈又对我说,你要想治好你的病,你就再给我用心看一次视频。你必须要把二舅的过往今生都给我认识透,理解透。只要你把他理解透了,我就用他的故事给你泡制一副药汤,只需一剂,我保你药到病除!

当我全很投入、很用脑、很用心、很用肺地看完后,我突然发现,我的思想认识真的提上了又一个新高度。

你看他都成瘸子了,还悠哉乐哉的,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明天还会不会有太阳出来。

你看他每天都左手拄着单拐,右手撑着木匠锯,肩上挎着个褪色的破包包,然后一高一低地在村里晃着

只有一点,也许二舅他没有想到,这一摇一晃,竟然不知不觉就摇晃了60多

尽管二舅他的一生中,不尽人意的厄运总是降临于他身上,但是,面对命运的不公,二舅他总是选择和和气气,息事宁人。

即使打针把腿给他搞瘸了,他依然还是和和气气,还是不争,不吵,更不闹

不知衣戈明白不明白:其实二舅是因为无靠才不得不坚持;是因为的无力才不得不隐忍;是因为无奈才不得不豁达。

我和我身边的N多个人在城市的大天地里,曾经面对很多机遇都不能把握,都不能改变,更何况二舅?

尽管,我多多少少都还是感动于二舅的坚韧和执着,也多多少少感动于二舅的无谓和豁达。但是,感动之余,我更对他寄予同情,亦如同情我身边的N多人。

也许二舅根本就没有想到:他原本想用一把木锯改变自己,可是,60多年后,他依然还住在曾经的老地方;他依然还走在曾经的村道上;他依然还歪歪斜斜摇摇晃晃;他依然不能把自己彻底树正!

而我们,同样也没有想到:半生之后,我们N多人依然匍匐在教育、医疗、住房等几座山头之下的夹缝里,动弹不得!

在几十年的被资本主导的工业化过程中,N多人全都被异化为廉价劳动力,最终,丧失了自我实现的一切可能!

他很是惊诧:怎么可能呢!要是不管用,为啥那么多人来找我开方子熬药呢!为啥那么多人都为我的高超医技鼓掌呢!

我不再多说什么。想了想,便掏出一张纸来,把一篇文章里的一段话抄写在纸上,交给了他。

“被风刮来刮去,麦子能说个啥?被飞过的麻雀啄食,麦子能说个啥?被自家驴啃了,麦子能说个啥?被夏天的镰刀割去,麦子能说个啥?

我又问他:麦子能说个啥?二舅能说啥?我能说个啥?我身边的N多个人又能说个啥?

我补充跟他说,其实,我们每一个人曾经都很善良,都很聪明,都很勤劳,都很心灵手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