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场之争不是简单的对错之争(组图)

在网络上引发热议的洛阳王城公园广场舞团“占领”篮球场事件,至今仍然还未能彻底解决。6月2日,王城公园的工作人员在篮球场的进口装了带锁的大门,把场地封了。事件爆料人小程当晚在微博上表示,“王城公园管理方暂时关闭了篮球场,之后会给大爷大妈们在公园找一块适合跳广场舞的地方。”然而,即便篮球场封门,这起冲突却并没有结束。(6月3日澎湃新闻)

本以为篮球场事件可以以公园管理方给大爷大妈找地盘为结束标志,但是未料到的是大爷大妈们似乎依旧不愿意放过篮球场。其实,在这个提倡全民健身的时代,我们都想尝试着不去委屈某一方而达到另一方的要求,毕竟资源是公共的。早在2016年6月,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就曾对广场舞发展有过评估:“关于广场舞的问题,我觉得是个好事,在发展中出现一些问题,在发展中去解决它”。

而今,为了争地盘,老的少的竟然扭打成一团,颇有要“打群架”的阵势。网上各类关于大爷大妈为老不尊、倚老卖老的言论也层出不穷,也有站在大爷大妈这一边的,认为要尊老爱幼等等。但是在键盘侠们噼里啪啦敲打键盘的时候,我们应该冷静地思考,篮球场之争一事到底应该怎么看,简单的对错之争意义并不大。笔者认为,这背后折射出两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其一,社会公共资源投放无法与全民健身理念相匹配。随着时代的发展,老年人的健康养生意识也在不断提升。对于他们这一辈来说,去健身房健身是无法与其消费理念相吻合的,所以节奏明快、不需大花费的广场舞成了首选,但是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显示,我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为1.46平方米,距离“2025年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2平方米”的目标还相差不少。所以,也难怪大爷大妈要和小伙子们抢地盘。

其二,在广场舞问题上,双方协商意识薄弱,将解决办法的关键寄托在暴力手段上。近几年,关于广场舞的争端多到数不胜数,从温州广场舞事件,业主不惜花费26万元重金购置了一套“高频喇叭”,与广场噪音进行对轰,再到上海鲁迅公园重新开园后舞迷们凌晨“抢地盘”。甚至还有泼粪的,放藏獒的,三十六计估计都快被用遍了。双方无法秉持着共赢发展的理念真心合作,只想着谁能占谁多一点便宜。

虽然多个地方都有出台相关政策,但是仅有政策而没有资源,一切都是白搭,所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政府还需要从长计议。而大爷大妈和小伙子们如果没有协商意识,只想着占便宜,那这件事情将是无休止的争吵。全民健身的愿望很好,但愿不要在没有场地资源和争吵中落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