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立志打电竞妈妈忧心网络误人

本周三一位来自永州某地的“网瘾”孩子家长打电话求助,说自己已经成年的孩子在最近几年来一直在玩游戏,她非常担忧孩子的前途。一边是执着于参与电竞改变命运的孩子,一边是心系孩子未来的家长,作为本地的网瘾干预咨询师,我们明白家长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从职业角度来说,作为咨询师我们是不合适去上门干预的,但是对于完全不愿意出门的孩子,我们也需要变通一下,要不然问题永远没有解决的那一天。

后来我们见到了这个小伙子,不出所料他正在凳子上飞快的移动着手指,动作非常娴熟,一看就知道是经过了长期的练习甚至专业训练的。见到有人来,小伙子一溜烟就跑到了阁楼上去玩(他觉得安静点好)。妈妈本想让孩子和我们聊一下的,不想孩子根本不愿交流,一脸的无奈。我安慰家长说:小伙子很帅气,虽然现在执着于游戏,但是毕竟不是一个坏孩子,身体看起来也还比较好。别太担心。孩子妈妈一度认为孩子是玩游戏玩坏了脑子了。显然,她太焦虑了。

作为从业十余年的心理咨询师,我深知这样的案例难度是非常大的,为什么这样说呢?第一,孩子并没有主动求助;第二,孩子的问题不一定就是心理问题;第三,大部分网瘾干预都是全封闭的那种,开放式干预操作难度大。

于是我主动走上阁楼,在旁边好奇的看着小伙子玩游戏,不时向他了解打游戏的类型和经历,我们越聊越多,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由于不少信息涉及隐私,我就一并省略了,在这里给读者说个大概:

这个小伙子学历较低,选择其他职业有很大的困难;而他认为自己最擅长的就是打电竞,用他的话说,这是唯一出路;

小伙子很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他深信电竞是一条不错的路。我提示他说一些电竞选手打不出成绩会怎样?他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可见,他不愿意正视潜在的挑战。

从侧面了解到他如果停止玩游戏的话,不会产生强烈的戒断反应(就是说,他可能并不是网络成瘾)。

最后我们聊得不错,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否定过他,而是积极倾听,引导他认识自己,他似乎并不抗拒和我们交流沟通。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我考虑的是孩子成长过程中一定有什么心结或者不合理的信念,否则是什么能推动他很早就不读书,投身于游戏中呢?

沟通结束以后,我很慎重的告诉家长,对于执着于电竞的孩子,唠叨和批评只会让孩子更加坚定于自己的观念,如果想要孩子去调节自己的目标或者提升自我觉知,那就势必要减少这些行为,在生活上和心灵上去宽慰、支持他。因为他目前也很艰难,打游戏吧难见前途,不打游戏吧放不下自己的梦,对孩子的干预也必须是逐步逐步来的,如果对一个孩子进行网瘾干预,那么我们的目标不是否定孩子的理想,也不是完全终止孩子玩游戏,而是帮助他合理生活,和谐内心,增强他的自我调节能力。也就是说,网络干预的目的就是让孩子恢复正常的生活,相对比较协和的情绪情感,不损害社会功能。家长觉得我们说得有道理,我们的确也是实事求是,所以说,家长的心态、观念也是网瘾干预的重要一方面,如果家长做得好,那么也就为网络干预提供了良好的铺垫和支撑。

我们离开的时候我向小伙子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他表示对于进一步的互动感兴趣。我明白,一个迷惘的孩子是多么需要理解和支持。我们期待下次相遇,帮他发现更好的自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