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部分阅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oujc.com/,利物浦

慕莎觉得自己被每天都被他这麽折腾,还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简直是个奇迹了。龙腾网

切尔西又压著慕莎亲了一会儿,就帮她把衣服穿了起来,然後抱著她走了出去。虽然他还想再来一次,可这里确实太冷了,他心疼慕莎身子弱,怕她受不住,只好作罢了。

慕莎舒舒服服的窝在切尔西怀里让他抱著一路走回家去。不是她偷懒不想走路,实在是浑身无力,双腿软走不了。

回到家里,切尔西怕慕莎受凉,想烧好水让她洗了个热水澡,又熬了热汤,哄著她喝了一大碗。

慕莎气他不顾她的意愿,在冷库里强要了她,虽然她也有配合,顶多算是半推半就,可她心里就是不舒服,想矫情矫情。谁让他报复心里那麽强,不就是在家里欢爱时,他让她低头看,她死活不看嘛,就这麽想著法的折腾她。

切尔西见慕莎脸色不好,知道这是又别扭上了,不过他还是很享受她偶尔的小别扭的。於是陪著笑脸,在她身上这捏捏那揉揉的,慕莎舒服的闭著眼睛直哼哼,不多时呼吸渐渐平稳下来,她竟然睡著了。

切尔西这下有些傻眼了,他这麽讨好她,原想著等她不别扭了,再狠狠干她几次的,没想到她竟然这麽快就睡著了,得,今晚他是别想了,这要是把她吵醒了,小野猫准又的撒泼。

有外族侵入,切尔西心下一紧,赶紧把慕莎摇醒,边嘱咐她乖乖呆著屋里不可以出去,边穿好衣服,然後飞奔了出去。

慕莎被切尔西摇醒,还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生了什麽事情,等她醒过神来,再七手八脚的把自己裹个严严实实跑出去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拉过一个正在打扫战场的兽人问了一下,才被告知,熊族虎族眼气一下子有十多个雌性兽人留在了他们村子里过冬,而他们那里却一个都没有,所以联合过来偷袭,有个雌性兽人在混乱中被虏了去,切尔西和几个雄性兽人已经去追了。

慕莎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熊族和虎族啊,虽然她没有见过,不过他们敢过来偷袭应该早有准备吧,切尔西能不能打过他们啊,利物浦他可千万别受伤啊。慕莎担心的不行,站在村口不断的张望著。

慕莎激动的迎了出去,渐渐走近了才现,切尔西怀里竟然还抱著一个人,那人正巧就是菲洛。

慕莎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被掳走的雌性兽人竟然是菲洛,而切尔西竟然抱著他回来的。

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下切尔西,见他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心里不太舒服的停住脚步。

切尔西也远远的就看见了慕莎,见她没有乖乖的呆在家里,有些不悦的皱了下眉头,走近她时,低声道:“你先回家去,我很快就回去了。”

可是切尔西的这句很快,却也真是太快了,慕莎一直等到天黑他都没有回来,本想出去找他的,可是一想到他抱著菲洛的样子,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索性不管他。脱了衣服上床睡觉。

可是外面寒风呼啸,屋子里冷冷清清的,身边也摸哪里都觉得凉飕飕的。慕莎辗转反侧的有些睡不著。以往每天晚上切尔西都会把她累的精疲力尽的,然後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抱著她睡的,让她丝毫也感觉不到冷意。

今天身後那个给她温暖的人不在,让她无论裹了多少层的兽皮都觉得冷,怎麽也睡不著。利物浦

慕莎翻来覆去的一直折腾到天亮都没有睡著,突然听到轻微的开门的声音。慕莎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只听见有脚步声慢慢靠近,然後是翻身上床的声音,慕莎闻著熟悉的味道知道是切尔西回来了,本想等著他挨过来抱住她的时候再狠狠甩开的,可是干等他都没有挨过来。

不禁气愤的想到,他是不是在别人的温柔乡里吃饱喝足了,现在连碰她一下都懒得碰了,那她还呆在这里干什麽,等著被扫地出门嘛。

想到这不禁红了眼眶,呼的一下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刚想下床就被切尔西拉住了,有些不解的问道:“这麽早,你去哪?”

慕莎也不回头,气哼哼的说道:“我要搬出去,省的在这碍事。”作家的话:晚上还有一更,会晚一些,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总算是暂时完成任务了,呜呜水沫好累啊,求安慰

切尔西一听急了,一把把她扯进怀里,勾著她的下巴,直视著她的眼睛,皱著眉头问道:“你要搬去哪里?又碍什麽事了?”

“你最好给我说清楚,到底生什麽事了。”切尔西一夜没睡,一回来她就这样胡闹,还要离家出走,不由得有些烦躁的冷了语气。

慕莎见他明明做错了事,还这麽理直气壮的凶她,心里一阵委屈,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期期艾艾的说道:“你不用凶我,如果你想跟菲洛在一起,我不会死皮赖脸的缠著你,你说一声,我马上就走。”

切尔西被她这没头没脑的话说得有些头疼,冷声问道:“我什麽时候说过想跟菲洛在一起了?你听谁说得?”

“我昨晚做什麽了?我在村子四周巡逻啦。这跟菲洛有什麽关系?”切尔西实在不知道她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麽。

“厄你昨晚在村子四周巡逻?”慕莎闻言有些傻眼,这,怎麽跟她想得不太一样,可是他回来为什麽都不肯抱她。慕莎这样想著,就顺嘴说了出来。

切尔西闻言被她气得笑了出来,无奈的摇摇头道:“你闹著一大通就是为了这个?我在外面呆了一夜,身上凉的很,想捂热乎了再抱你,怎麽,小东西,这麽想让我抱你,这麽一会都等不及了,这麽饥渴吗?让我看看湿了没有。”切尔西边说著边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向下探去。

“别,别闹。”慕莎已经羞的不行了,没想到是自己误会了,还反应过度出了这麽大的糗,可是她之所以会反应过度,完全是因为她对自己没有信心,毕竟她在这里才算是异类,所有的女人所持有的优点,全变成了缺点。

就连长老们所说的那个生育能力强的优点都没有体现出来,她来了快一年了,艾维都怀上了,她都没能怀孕,让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不育症了,毕竟她和切尔西可以说是夜夜春宵的,还什麽避孕措施都没有做过,这麽久都没能怀孕,实在太不正常了。

这种极度的不自信,在加上这阵子切尔西与菲洛的过从甚密,让她一有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了。

切尔西的大手插进她两腿之间,慕莎赶紧并拢双腿夹住,然後伸手去拉他,红著脸低著头小声道:“你累了一夜了,赶紧睡会吧。”

“不著急,再累也得先把你的小穴喂喂饱啊,省的有人要离家出走呢,我会把你的小穴里都射的满满的,保准你满意。”切尔西邪笑著在慕莎耳边吹著热气。

“你错了,你哪里错了,说来听听?”切尔西的手指慕莎的花穴口一下一下的轻叩著,威胁她如果说的不能让他满意,就会长驱直入,狠狠收拾她。

“我我不应该误会你我”慕莎被他叩的浑身燥热,花穴也情不自禁的变得湿润起来,羞怯的扭著腰想要躲开,却又被他按在怀里动弹不得。

“误会我什麽?恩?”切尔西靠在她颈部柔嫩的肌肤上,轻轻的啃咬著,指尖挑逗的抚弄著她腿间敏感的小肉球,带给她一阵阵的酥麻。

“嗯就是误会”慕莎有些启齿,总不能直说她误会他和菲洛旧情复燃,还春风一度吧。她脑筋快运转著,终於现了他的错处,大声责问道:“你昨晚要在外面巡逻一夜,为什麽不回来告诉我一声,害我担惊受怕的。”

“你有担惊受怕吗?我可没看出来。”切尔西有些哀怨的瞪她一眼,接著说道:“昨天一回村子,就被长老们叫了去,一直在商量对策,直到天黑了才被放行,本想回来跟你说一声的,可是某个小没良心的已经上床睡觉了,没出去找找我不说,连等都不等我,你说这是谁的错,恩?”

慕莎语塞,她昨天好像是赌气的很早就熄了火把上床睡觉了。难道真是是她想多了,是她错了。

慕莎还没说完,就被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切尔西你快去看看吧。菲洛醒了之後就一直在抖,也不肯吃东西,谁劝都不听。”

切尔西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冲著门口大声应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到。”

慕莎听他说要去看菲洛,很里很不是滋味,扭过头去在切尔西鼻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慕莎直到尝到鲜血的咸味才松了口,然後一把推开他,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睨著他说道:“你去吧。”

切尔西摸摸还有些刺痛的鼻子,宠溺道:“老婆,你还真是暴力,都被你咬破了。”

切尔西佯装恼怒的扑倒她,结结实实的给了她一记深吻,然後在她气喘吁吁的时候放开她,安抚道:“老婆,我去看看他,很快就回来了,你乖乖在家呆著别乱跑,这几天村子四周不太安全。”

“小东西,你还真会气人,看我回来怎麽收拾你。”切尔西表情凶狠的说完,还不解气的在她唇上咬了一记,听见她喊疼才放开她。有些不舍的翻身下床走了出去。

慕莎仰躺在床上,看著他离去的背影,小手抚摸著身边渐渐凉下去的兽皮,心中一阵不安,不是她不相信切尔西,只是她怕了,怕他也像她的前男友一样,抵不住诱惑而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

这回切尔西倒是很守信用的,很快回来了,只是菲洛时不时就会出些状况,而切尔西就要时不时去看看他。

他还每晚都要出去巡逻,村里的长老也来凑热闹,几次三番的叫他过去谈谈,弄的切尔西忙的不行。

慕莎以前总是抱怨他太粘人,这下可好,他在家里呆的时间越来越少,回来了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吃饭睡觉,就连切尔西最热衷的床上运动,每次也都是匆匆结束,让慕莎感觉他好像是在敷衍她一样,慕莎想跟他好好谈谈,可根本就挤不出时间。

慕莎实在忍无可忍了,见切尔西吃了晚饭还要出去,就一把拉住他,说什麽也不让走。

“宝贝儿,你乖乖的,我知道这阵子冷落你了,等我忙过了这阵子,我们再谈好不好?”切尔西很有耐心的揉著她的头安抚道。

“不好,我就要现在谈。”慕莎告诉自己不能心软,他能有时间陪著菲洛,为什麽没有时间跟自己谈谈,她不想像上次一样反应过度,所以必须先跟他谈一谈。

切尔西皱眉,他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谈天中,这些日子他太忙,每次逮到时间跟她交合,都怕有人来打扰,所以都是解了馋就匆匆结束了,今天既然她不让走,那就好好犒劳下自己,也把她喂喂饱,等把她做晕过去,自己再走好了。

“那我们去床上谈。”切尔西打定主意,一把把慕莎抱起来,在她的惊呼声中,把她抱到床上,然後自己也压了上去,双手不规矩的开始剥她的衣服。

切尔西一口咬住她的唇,一只手死死箍住她的腰不让她挣扎,另一手抓住她胸前的樱红,用力一捏,慕莎吃痛的张开嘴,切尔西顺势把舌头探了进去,卷著她的小舌头津津有味的咂弄。

“嗯”酥麻的感觉在慕莎的四肢百骸里散开来,她身上顿时软绵绵的,没有一丝挣扎的力气。

切尔西感觉她软了下去,箍著她腰身的手向下划去,在她翘/p/t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