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利物浦们仍要争取冠军?从联赛冠军的商业收入说起 专栏

疫情来袭,欧洲各国联赛纷纷停摆,接下来,关于如何决出联赛冠军,如何决定欧冠和降级位置,成为了各国体育圈议论的焦点。尤其是领先优势巨大的利物浦,更是成为了英超热议的焦点。事实上,这背后起到决定性因素的不只是荣耀,更是实打实的利益。

我们不妨翻出毕马威足球基准团队发布的《2020毕马威欧洲冠军报告》,以西、英、意、德、葡、法、荷、土八大联赛18/19赛季冠军作为研究对象,从财政业绩和经营指标角度看看,联赛的冠军俱乐部,究竟能多赚多少钱?

毕马威足球基准团队(KPMG Football Benchmark)这份《2020毕马威欧洲冠军报告》可以一窥端倪。

让我们一起梳理八家冠军俱乐部(巴塞罗那、曼彻斯特城、尤文图斯、拜仁慕尼黑、本菲卡、巴黎圣日耳曼、阿贾克斯、加拉塔萨雷)过去一年的表现。

实际上,过去一年最大的趋势来自转播收入的剧增。得益于18/19赛季新实行的欧冠奖金分配制度,转播成为营业收入最大的增长点,而上年度营收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则是商业收入。

收入水平上,即使 是五大联赛之末的尤文也达到了其他三国联赛冠军的两倍之多。而从营收结构上看,五大联赛冠军的商业收入均占总营收的40%以上,远高于其他三个冠军。

支出方面,巴萨依然拥有着世界第一高的工资单,但得益于增长的营业收入,工资营收比从一年前惊人的81%下降到了低于欧足联警戒线%。

工资营收比最高的俱乐部换成了尤文,其他冠军则保持了低于60%的健康水平。

唯一「开倒车」的是意甲霸主尤文图斯,老妇人的亏损较去年还增加了2,070万欧元。

注:本报告营业收入口径与之前发布的德勤足球财富榜稍有不同,双方均未对差异进行解释。

虽然仅获得西甲联赛冠军,但得益于欧冠成绩的提升(从八强到四强)和欧冠新转播合同的实施,巴萨的转播收入提高了35%(7,800万),其中1.2亿的欧战收入排名全欧第一。

商业收入也增长了20%(6150万),除了新生效的耐克(每年1.05亿)和倍科的赞助合同外,巴萨还将部分外包销售转为自营,增强销售渠道掌控力的同时也增加了账面收入。

尽管工资单依然是天文数字,但本年仅仅增长了3%,工资营收比也被控制在了警戒线以下的水平。

球员注册权摊销费用增长了2,690万,主要来自引进马尔科姆(4,100万)、朗格莱(3,500万)及阿图尔(3,100万)所支付的各项成本所带来的增量摊销。

与17/18赛季内马尔等球员转会带来的2.09亿欧元收益相比,利物浦本年度转会收益下降了1.19亿。好在营业收入的增长足以弥补转会收益的下降和成本支出的提升,巴萨保持了450万微利,较上赛季下降840万。

随着19/20赛季西甲新转播合同生效(增长30%),巴萨预计新赛季各项收入(包含转会收益)将达到史无前例的十亿欧元,这就是加泰罗尼亚人在转会市场一掷千金的底气。

虽然成就了英格兰国内赛场史无前例的四冠王霸业,蓝月军团的营业收入仅增长7%,是八位冠军中增速第二低的,德勤足球财富榜排名也被大巴黎赶超。

从经济效益上看,欧冠成绩的突破似乎才是重中之重。但即使欧冠连续止步八强,乘欧冠新转播合同的东风,曼城转播收入还是提升了20%(4,840万)。

更多恶果体现到了比赛日收入和商业收入上,两项收入均下滑2%。好在之前耐克每年仅1,200万英镑的赞助合同在19/20赛季已被取代,彪马每年6,500万英镑的赞助额足以匹配曼城顶级豪门的地位。

尽管人工成本上升22%(6,460万)至3.58亿欧元,曼城距离巴萨的5.76亿仍有相当大的距离,在八位冠军中只能排到第三位。考虑到排名世界第一的阵容估值,蓝月亮付出的工资相当划算。

球员注册权摊销不升反降(5%),球员转会收益保持了之前4,000万上下的水平,最终1,140万欧元的净利润基本与前一个赛季持平,曼城连续第五个赛季保持盈利。

蓝月军团实现联赛三连冠的希望已经相当渺茫,加之夏窗增加的转会投入,若想继续维持良好的财政表现,可能需要在欧冠赛场上再加把劲。

老妇人在迎来足坛第一流量巨星的首年表现不温不火,虽然创造了意甲「八冠王」的荣耀,却在被给予厚望的欧冠赛场早早爆冷出局。

竞技成绩四平八稳,按理说转播收入也能在欧冠红利带动下迎来可观的增长,没想到国内转播收入却拖了后腿。18/19赛季开始实行的意甲国内转播合同缩水9%,斑马军团依靠从欧冠分得的近亿欧元奖金,才让转播收入勉强实现了3%的增长。

「CR7效应」更多体现在了赛场外。商业收入增长30%(4,050万),其中商品收入暴增58%达到4,400万,阿迪达斯的球衣赞助额增长了1,500万。

在比赛场次变动不大的情况下,比赛日收入也在巨星效应的影响下增长了25%(1,430万)。

然而引进巨星的代价是不菲的,人工成本和球员注册权摊销分别增长了27%和39%。之所以没能造成更大的亏损还要感谢1.27亿的球员转会收益。

连续两个赛季巨亏后,尤文的管理层还不必过于紧张。新赛季阿迪达斯的球衣赞助额会从3,800万提升至5,100万,Jeep的胸前广告赞助额也将从1,700万提升至4,200万,球员转会收益也可能超过上赛季。

尤文于2019年初发行了1.75亿欧元不可转换债券,之后董事会宣布在2020年9月30日前增资(最多可达3亿)。

老妇人并不缺乏融资手段,至于能否在转会市场上掀起更大的风浪,顾虑可能只有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

重建期中的拜仁依然斩获了第十二个国内赛事 「双冠王」,然而欧冠赛场的过早出局让南部之星的营业收入仅仅增长5%,增速位列八位冠军之末。

即便如此,欧冠奖金收入依然是拜仁营收最大的驱动因素。成绩从半决赛退步到十六强,转播收入却增长了20%(3,450万),再次彰显新形势下欧冠成绩的重要性。

以德国的经济实力做支撑,商业收入依然占据巴伐利亚俱乐部过半的营收份额。不过商业拓展乏善可陈,商业收入仅仅增长2%(630万),冠军商业收入之首的位置也被巴萨抢走。

球场上座率饱和,票价变动不大,比赛场次减少,比赛日收入下滑11%(1,140万)顺理成章。

人工成本上涨11%(3,370万)导致工资营收比上涨三个百分点至54%,依然处于相当健康的水平,也是五大联赛冠军中最低的。

道格拉斯-科斯塔和比达尔等球员的转会让拜仁获得了9,030万欧元的收益,帮助俱乐部连续27个赛季盈利,4,270万的净利润是前个年度的两倍之多,仅次于阿贾克斯的5,200万。

一旦管理层意识到投资对于重回欧洲足坛之巅的重要性,南部之星的财政状况完全可以支撑更激进的转会策略。

斥资8,000万引进后卫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只是第一步,足坛估值前三的宝座可不是靠省能保住的。

八年内第六次捧得法甲冠军、连续第三年止步欧冠1/8决赛的成绩单差强人意,不过大巴黎的转播收入依然可以增长23%(2,880万),其中同样场次下欧冠收入增加了2,370万。

时尚之都的俱乐部把目光转向了赛场外,致力于打造一个全球性的娱乐跨界品牌。成果就是商业收入增长17%(5,010万)至3.6亿,仅次于巴萨。

比赛日收入也提升了15%(1,530万),近四万八容量的王子公园球场里季票持有者超过70%。

在营收大增的影响下,虽然人工成本上升11%(3,730万),工资营收比却从61%下降到了58%。巴黎人的其他成本费用也进一步增长,导致净利润较17/18赛季的3,150万小幅下跌。

巨星政策给大巴黎带来了可观的流量,7,800万的社交媒体粉丝数超过法甲其他19支俱乐部总和,也带来了新的赞助合同。

雅高集团每年5,000万的胸前广告赞助和耐克7,500万的球衣赞助预示着更多的营收增长,王子公园球场的冠名权也可能被出售。

葡超是报告里唯一一个还未将联赛转播权打包出售的联赛,本菲卡得以继续享受对国内赛事转播收入(4,410万)的掌控。人工成本上涨43%,最终盈利得益于7,620万的转会收益。

欧冠赛场的一鸣惊人让青年军阿贾克斯赚得盆满钵满,再加上7,260万的转会收益,即使运营成本增长超过一半也不妨碍荷兰人成为盈利最高的联赛冠军。

得益于欧冠救命稻草,以及自身人工成本的削减和出售卡巴克的转会收益,深陷财政公平制裁泥潭的土耳其冠军终于摆脱了亏损的命运,不过他们依然向欧足联支付了600万罚金。

值得一提的是,在五大联赛和欧洲主流联赛都停摆之后,疫情还不算严重的,土耳其联赛依然在这周末坚持进行了……

事实上,从上述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各国联赛冠军都会得到不菲的商业回报,这无疑也是支撑各球队永攀高峰的力量之一。

但一旦联赛陷入停摆, 比赛日、转播收入和商业及其他收入都无法获得,而球队的商业价值也受到了一定的损失。一旦联赛就此结束,这对于各支球队都会是致命打击,豪门可能会降薪或收缩转会支出,而小球队甚至可能会破产。

期待疫情早日过去,联赛可以以某种形式重启,才是各球队和联赛都在期待的下一步。

但在目前这个阶段,让联赛停摆,老老实实在家里宅着,不给社会增加额外的负担,才是唯一正确的做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oujc.com/,利物浦

发表评论